要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美术教育

要形成具有区域特色的美术教育

金山地处远郊,但我们有较丰富的地域文化资源,特别是乌鲁木齐美术培训近年来,我区在社区文化、校园文化、旅游文化方面的打造,为我们中小学的美术教育提供了丰富的教育资源。我们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枫泾,有蜚声中外的金山农民画,有近代史上著名的张堰南社纪念馆,还有著名书画家丁聪、程十发、白蕉的故居……金山的地域文化资源十分丰富。

作为一名在远郊农村服务了30多年的美术教育工作者,我深信,我们首先要依托地域文化,要在挖掘利用当地文化资源上下功夫。我生于金山长于金山,对当地的文化资源比较熟悉和了解,充满热爱之情。在经过多年的研究和梳理之后,觉得“金山农民画”是一个难得的地方文化资源,经过开发利用,可以成为很好的地方美术课程资源。

但是,任何地方的文化资源,其意义再深刻、内涵再丰富,它是不会自觉进入学校课程领域的,对于中小学生来说,并不是拿来就能用或进入课堂就能学的。它需要由师生合力进行开发和利用,才能成为课程的有机组成部分。

1999年在学院领导王秉衡院长的关心指导下,我开始了对金山农民画的系统研究。但要将金山农民画作为一门课程来开发,觉得有两个棘手的问题必须解决。第一,对金山农民画要有深入的了解和认识,要做系统的研究,但当时还很少有人做这个事,没有系统的资料供我们参考。第二,开发中小学美术教师培训课程,要从教育的价值角度去思考,去挖掘。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介绍金山农民画的层面上,而是应当通过阐述分析金山农民画产生、发展的过程,引出某种思考,即金山农民画对我们中小学艺术教育的影响和启示,从中获得对中小学艺术教育值得借鉴的东西。

经过一段时期的调查采访、资料收集、选择梳理和潜心研究,我渐渐地对金山农民画乃至国内其他地区农民画的产生和发展有了初步的了解。随着研究的深入,金山农民画的艺术特色、它的社会价值在我的脑海里渐渐地清晰起来,我常常被五彩缤纷的金山农民画所吸引,特别是被农民画所记录的淳朴的民情风俗所陶醉,有时又被农民画善于吸收当地民间艺术表现手法所折服,有时又被现代的农民画辅导理念和方法所感动……

1999年年底我编写了中小学美术教师培训教材《金山农民画的发展和艺术特色(试用稿) 》 。2001年我再次将金山农民画的社会价值和教育价值进行了梳理和研究,撰写了论文《金山农民画对中小学美术教育的影响》 ,发表在《上海教育》杂志上(2001年第六期) 。2002年我受枫泾小学之聘参与了枫泾小学校本教材《金山农民画与家乡民间文化》编写工作,并执笔撰写了校本教材“ ‘金山农民画与家乡民间文化’编写方案” 。该教材得到华东师大钱初熹教授的指点,后在华东师大艺术学院美术学硕士课程中作为教学案例被采用,并被钱教授推介至日本、美国等国家的美术教育学者,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此表示感谢。

至2013年底,在学院袁晓英院长等领导的关心、支持和指导下,我们在本区范围内对中小学幼儿园相关学科教师(主要是美术学科的教师,也包括一小部分其他学科教师)进行了六轮的“金山农民画”培训,受到参培教师的肯定与欢迎。期间,我还应其他区县教研室的邀请,向松江、奉贤、崇明、闵行等区县的美术教师作了题为《金山农民画对中小学美术教育的影响与启示》的讲座。

2012年我参加了金山区教育局主办的“区拔尖教师研修班” ,在班主任徐虹老师和导师张家素老师的关心、激励、指导下,我着手梳理自己有关“金山农民画教育”的专题演讲稿,将原先各自独立成篇的讲稿(包括一部分论文)按照“写书”的要求进行编排和修改,将这些“散片化”文字演绎成一本“书” 。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又限于学识,其中甘苦可想而知。好在编写过程中得到区教育局、区教育学院、上海教育出版社的领导专家的关心、支持和指导,拙著才得以完稿,在此衷心感谢!

在编写过程中,我参考了国内诸多学者专家的研究成果,并得到他们的指导,如郎绍君、张道一、廖开明、吴彤章、陈琦、郑土有、奚吉平、田小杭等老师,在学习和借鉴过程中,我感受到学者专家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对学问执着追求的精神。这种态度和精神将激励我做好对金山农民画的研究工作。最后感谢金山农民画院的奚吉平院长和朱希、阮章云副院长以及怀明富先生,在我的拙著编写过程中,得到了他们多方面的指导和支持。

乌鲁木齐美术培训 乌鲁木齐画室 新疆画室 乌鲁木齐画画班绘画班 乌鲁木齐成人美术培训班 乌鲁木齐少儿美术培训班 乌鲁木齐中考美术培训班 乌鲁木齐书法培训班 乌鲁木齐动漫画培训班 乌鲁木齐色彩水粉培训班 乌鲁木齐高考美术培训班 乌鲁木齐素描培训班 乌鲁木齐油画培训班